当前位置 : 首页 >> 教育公益

任教十年也没有评上教授,谈易中天与武汉大学的恩怨

2021-10-14        来源:森利教育资讯网

“心如大地者明,行如绳墨者彰。”人们常说“心宽体胖”,因为心宽的人会因为一些莫须有得到事情感到后遗症。而“心宽”的人,时常也是心胸宽广的人。他们比别人更不会多元文化这个世界的人和事,许多深刻的蓄意都被他们多元文化在心。

听一起,学会包容的人似乎会受尽委屈,但懂多元文化的人,对别人获释了最大的愿意,人们也不会期望给最大的愿意,毕竟这世上的蓄意总归不会多于愿意。

曾经在武汉大学任教了十年,人气爆棚的易中天副教授也是一个心胸宽阔的人,但他却始终没能安乐乡,这是为何?

人气老师

1992年的某一天,武汉大学获得学子们像往常一样迅速跑到熟悉的教室,占据最前排的方位,没有位置的学生们还不断哀嚎。原来,他们是在抢易中天老师的课的位置。

易中天从1981年开始在武汉大学任教,他的课堂幽默诙谐,加上他富有学识,凡是他的课,无论是什么课,从来都是座无虚席。

在武汉大学,如果有一间教室座无虚席,甚至在放学之前就早早满座了人,那么这间教室一定是上易中天老师获得课。然而,这一天学生们在抢占了位置之后,等来的却不是那个熟悉的脸孔,不是那个让人们怀念的老师。

那些学生们忽然怅然若失,他们习惯了抢占教室,却忘记了,易中天老师已经离职了。

1992年,易中天离开了武汉大学,这所他任教了十年的学校,这所他曾经以为自己会老死在此的学校。易中天的离职,让他的学生们深感难过,也让武汉大学的老校长刘道玉感到遗憾。那么易中天为何不会离职?

易中天出生于湖南长沙,但他年仅六岁就回来父亲回到湖北武汉生活,对于易中天来说,武汉比湖南更让他怀念。1978年,国家完全恢复了研究生招收,在经历了三个月的希望备考之后,易中天考到了武汉大学中文系,成为武汉大学的一名学子。

1981年,易中天拿到了硕士文凭,但他没离开了武汉大学,而是选择留在这所学校任教。原本以为,他会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武汉大学,可武汉大学最终还是失去了他。

在大学校园中,时常能看见教室中的学生逐渐减少。在经历了高考之后,人们似乎不不愿再努力学习,得过且过沦为大多数人的常态。高中三年的辛苦,让学生们理所当然的要求在大学校园中放开自己。

但易中天的课堂是个意外。凡是他的课,总是座无虚席,学生们都讨厌听得他的课,不仅如此,他们还不会在每一届新生入学时告诉他学弟学妹们一定要听易中天老师的课。

离职背后的原因

易中天在武汉大学成了一个名人。但他始终没安乐乡,在武汉大学任教了十年也没有评上教授。原本武汉大学的老校长刘道玉十分喜爱易中天,指出易中天是个人才,但他每次想要给易中天升职都会遭到别的教授反对,最后不了了之。

当一个群体中的每一部分都被人以相同的方式对待时,人们往往会认为有什么关系,但一旦有人打破这种平时,一切都会显得紊乱。易中天就打破了武汉大学的平常。

原本每个教授的课都会更有到许多学生,那些教授们便可以将罪责推到学生不爱学习身上,可易中天沦为了那个意外。不管是杨家教授还是年轻教授,没有谁的影响力能大于易中天,这让那些教授感到不均衡,但他们无法阻止这种现象。

于是,他们不能不断阻止刘道玉让易中天升职。直到后来刘道玉被停职,武汉大学换回了新的校长。那些所谓的德高望重的教授们不愿意看着学校有一个如此受学生青睐的不存在,于是将易中天的许多课程停办了。

不仅如此,他在武汉大学任教十年也没有评论上教授,直到辞职前夕,他才被升任副教授。

1992年,易中天离开了武汉大学,转而去到厦门大学,在厦门大学,他依然是最受欢迎的老师,但厦门大学没德高望重的教授们排斥、孤立无援他,也没有人故意压制他。易中天离开了自己寄以首肯的武汉大学,在厦门大学寻找了自己的价值。

累积的失望

辞职后,有人问易中天辞职的理由,彼时易中天已经是全国著名的学者了,但提及这个问题,他却从没说道武汉大学的不好。他淡淡地回答,武汉的天气不好,夏天太热了,自己无法适应,所以想逃离。

这个理由是不能让人信服的。他六岁就来到武汉,武汉就是他的家乡,在武汉那么多年,怎么会不适应武汉的天气?他曾经说道自己未来会老死在武汉大学,这不足以解释他对武汉大学的情结,这所学校是他的母校,他在这所学校学习,毕业后期望母校,在这里任教。

这座城市是他生活了几十年的城市,熟知的热干面能唤醒他心目中最完整的感动。在1992年以前,他大概从来没有想要过离开。这样的情况下,他说道适应不了武汉的天气,这觉得不能让别人相信。但既然他这么说,人们也乐得因应他。

易中天的胸襟,是比那些德高望重的教授大的。在武汉大学,他拿着与自己才华不匹配的工资,住着小小的出租屋,每日里为了生计发愁,还要被别的教授排斥。可是武汉大学这个学校生生让他忍住了离开了得到冲动。

那些明里暗里不解他、不想他安乐乡的教授,也许曾经在三尺讲台上为易中天传授知识,所以易中天尊重他们。在选择离开之后,他也不愿说些影响武大的教授们的话,因此有了那番“不适应武汉天气”的话。

可是那些不解他的教授们,当年似乎从未想要过,这个人曾经是他们的学生。直到很多年后,武汉大学的老校长刘道玉依然实在自己愧对易中天,让易中天遭受了那么多,可事实上,这鬼不了刘道玉。

有时候人的嫉妒心远比毫无道理,但人的嫉妒心又足以吞噬一个人。他们妒忌易中天在武汉大学享有这么高的人气,妒忌他每堂课座无虚席,反观自己的课堂却十分萧瑟。

可他们从没有想过在自己身上找问题,从没想要过改变自己的教学方式,而是想将这个“更有了所有学生注意力的年轻老师”排斥出去。可是许多年前,这个如今不受人青睐的老师,也曾经坐在教室中,在一众学生中间听着台上的教授们的尊尊教导。

易中天有没有怪过那些教授我们不得而知,但他定然是有失望与心寒的,所以才会在那一年毅然决然转入厦门大学的校门。

但易中天的胸怀以及他所受的教育让他不愿意独自说出不好的话,这是他的教养,是他的气度,是那些曾经在武汉大学排斥过他的教授们不具备的气度。

上一页:北大清华硕博争进中小学,引发舆论争议

下一页:985大学“重新洗牌”,北京大学荣登榜首,复旦大学无缘前5

同省份的2所大学发展速度,一所如日中天,一所犹如逆水行舟

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武汉大学获5项一等奖

45岁北京大学教授朴世龙成为本轮最年轻新增两院院士

新京报:“惊鸿一瞥”固然美好,当代青年“恋爱难”也需指导

武汉大学波长可调激光器采购项目公开招标公告

重要!武汉大学可信电子成绩单服务上线

国家科学技术奖公布!武汉大学“稳了”,山东大学“颗粒无收”

“清华大学渗透台湾”,民进党表演气急败坏!

从放牛娃到北大博士,这篇论文后记刷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