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教育互动

【封面文章】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宏广:“粮食安全有困难也有办法”|中国投资_媒体_澎湃新闻-The Paper

2021-02-24        来源:森利教育资讯网
2月封面文章

粮食安全

有困难也有办法

● “粮食安全有困难也有办法”

——专访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继续执行主任王宏广

张梅

● 反对中国提高确保粮食安全能力

——专访联合国国际农业发展基金组织派驻中国、朝鲜和韩国代表马泰奥(Matteo Marchisio)

张梅

● 立足自身 强化粮食产业链安全与稳定

钟钰导读

应对粮食安全风险,我们要粮于技、生粮于地、产粮于海、存粮于山、取粮于改、储粮于友、节粮于用、稳于共同体;实行8亿吨粮食安全工程、大豆进口替代工程

●把哀粮食安全主动权

●推展新一轮农业经济体制改革

●八管齐下化解粮食安全挑战

●生产高端品牌食品

●填平世界粮食鸿沟要靠文明

在去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要牢牢把住粮食安全主动权,粮食生产年年要抓住。这一明确要求凸显了粮食安全在国家经济发展中的重要地位。如何看待我国粮食安全现状与趋势?近日,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宏广接受本刊专访时,从新粮食安全观,应对挑战策略,粮食安全与三农问题,农业体制改革等方面予以解读。

把牢粮食安全主动权

《中国投资》: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提出,要牢牢把住粮食安全主动权。粮食安全的内涵是什么?怎样评估我国的粮食安全水平?

王宏广: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总书记特别强调要牢牢把住粮食安全主动权。我体会主动权反映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要维持生产主动权。也就是说要生产充足的粮食和饲料粮,要保证产量,粮食绝对自给。第二,要保持国内粮食储备的主动权。粮食储备在有所不同的省区、地方,特别是实行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以后,中央的粮食储备还必须各省区负责管理,而各地的粮食储备也要掌控主动权。第三,把握国际贸易主动权。想买的时候买,想卖的时候不买,进出口的主动权不受别国干预和干预。这是防止粮食战的核心内容。第四,掌握粮食价格主动权。很多人担心粮食价格掌控在别人的手里,价格由别人说了算。我指出,目前在粮食价格的主动权方面我们还是有影响力的,因为进口时粮价上升,不进口时粮价下降,国外的粮食价格高于国内的粮食价格,所以,不必担忧有些人说道的国外操纵粮食价格,导致我们在价格上会吃亏,进口粮食价格总体比国内市场便宜。第五,掌握技术主动权。中央经济工作不会明确提出要加快科技自立自强,而科技的自立自强体现在农业领域就是核心科技要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不要出现卡脖子的问题。第六,掌控种子主动权。中央经济会议上提出要把种子的问题解决问题好。我们要把水稻、玉米、小麦种子牢牢地掌控在手里,大豆虽然是我们的种子,但产量比较低。蔬菜种子和肉牛、奶牛等这些品种的种子资源倚赖国外。我们要全面把握种子和种畜的主动权。

关于粮食安全内涵,我指出,粮食安全不仅限于粮食还包括食物在内。还包括数量、质量、生态、科技、经济、社会六个方面的安全。

首先是数量安全。也就是说,粮食买得到,也买得起。第二是既要确保数量的安全也要保证质量的安全。我们吃的食物要安全,无法有太多的农药残余,引起一些因为食物造成的疾病。第三是生态安全。主要的问题是种完粮食后,无法对土地、河流以及农村的生态环境造成污染。第四是科技安全。就是种子的安全和核心的技术不能倚赖别人,要几乎需要自律高效率。第五是经济安全。价格要合理。价格不能由别人主导。我们要有价格的适应和调控能力。第六是社会安全。是指从大的社会环境来讲,无法让有些国家发动粮食战,我们要有应对的能力。

谈到对当前粮食安全的评价,就是两句话:吃没问题,不吃好还要依赖于进口。

首先,吃的标准是什么?国际粮农组织推荐的标准是每人每年400公斤粮食能保证吃,我国去年人均粮食472公斤,比400公斤超出近20%,因此,中国人吃没有问题。同时,因为国外的粮食价格较低,而国内大约有1亿多亩土地没被利用。这些土地如果在危机的时候种一起,人均粮食产量要超过472公斤,因此我国口粮上看,我们的数量安全没有问题。

第二,什么是不吃好?国际上没有统一的标准。根据对世界一些发达国家人均粮食消费的研究发现,他们每人每年粮食平均值800公斤左右。如果把400公斤称为吃饱线,那么,我们将800公斤称为吃好回归线。而我们目前只超过800公斤吃好回归线的约50%,缺口比较大,要倚赖进口。我国粮食增幅每年只减少1%左右,有的时候还不到1%。未来二十年,大致要增加20%,即超过人均600公斤左右。很多人都觉得偏高,我们经过测算指出,这是未来吃好的基本要求,也是经过努力能超过的标准。

粮食消费水平随着人口数量、收入水平、粮食产量和进口量等因素变化。按发达国家吃好的标准,人年均消费粮食约800公斤。那么,当人口达到14.5亿时,我国每年将消费粮食11.6亿吨。考虑到我国的粮食生产能力和进口水平,在人口达到高峰期时,我国人均粮食消费量应在650公斤左右,全国粮食总消费将为9.7亿吨,其中进口1亿吨。

推展新一轮农业经济体制改革

《中国投资》:保障粮食安全和三农问题、乡村大力发展问题是紧密相连的,那您怎么解读三者之间的关系?如何协商?

王宏广:我认为,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农民问题,农民核心的问题就是农民充分就业和提高收入的问题。2019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特别强调,农民增收是全面小康的基本要求。能无法构建全面小康,关键看农民的收入否得到提高。历次的农村工作会议,都把农民增收作为一个核心问题。我国实现小康最短的短板就是农民工收益太低,这不仅影响全面小康的构建,实际上也是制约着经济双循环和国内大循环的形成。因为农民收入水平不低,消费能力很弱,将导致国内大市场研发面对困难。要增加农民收入,一方面不应之后前进城镇化建设让一部分人入城。另一方面要提高农业生产效率,特别把农产品加工的红利留下农民。

农业问题,其核心是农业比较效益低,年轻人不不愿从事农业,导致农业萎缩。为什么出现经济增长6%左右粮食增产只有1%呢?因为种粮不值钱,没有人种粮了。导致农业比较效益较低的核心就是规模小、技术水平较低。如果把土地集中栽种,又会有一部分人没事干,造成只能在保证农民就业和提高农业效益之间找寻平衡。

因此,下一步要通过各种途径提升农业生产效益。如小麦、玉米栽种,一亩地收入只有两三百元,如果加上劳动力成本则收益为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考虑到引入新的作物—藜麦,每亩单产300-400公斤,每公斤售价40元,按400公斤计算出来,每亩收益可达1600元,这样的收益,农民就愿意种,农民的收入就不会增加。另外,还可以通过农业技术进步解决农业效益低的问题。

农村的问题实际上是生产条件和生活条件劣的问题。解决的目标就是要把7亿人居住于的农村建设好,农村建的好不好,已经成为未来是不是年长的农民、发达的农业的基础,这就是三农的关系。农民都没有了谁去种粮。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就要推展第四次农业经济体制改革。第一次改革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打土豪分田地,用一个字表达就是“分”,第二次是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逆了一个字“合”—正式成立合作社。1978年第三次改革,找到“合”了以后影响农民积极性,又变为了“分”,现在“分”了四十年以后发现农业生产经营规模太小,效益低,加之一部分农民入城打工,耕地出现摞荒等问题,因此必须再一次“通”。这次“通”不是简单的行政范畴的“合”,而是用市场机制“融合”。

新一轮农业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是从“土地承包权再分配”改向“农业收益再分配”,通过土地流转等多种途径,“保障”种粮者“(种粮专业户、粮食合作社、种粮公司等)有收益、有利润,进而保障其生产积极性,同时,扩大农业规模,向规模要效益,这是必然的趋势。

而改革的根据途径是促进“三产融合”,创立集粮食种植、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全产业链企业,让农民沦为企业职工,白天在农村开着拖拉机干活,晚上回到城里去生活。这样既保证了土地有人耕种,也保证了生活水平不上升,这将成为新的农业经济模式。

改革应从政策确保、技术保障、投入确保,新的的组织机构构成等方面先行试点,构成成熟期经验后,再逐步推广。

八管齐下消弭粮食安全挑战

《中国投资》:目前,我国粮食安全面对哪些挑战?其显然问题是什么?应当如何解决?

王宏广:在讲挑战之前,一定要明确新中国成立72年,建构了中华民族农业史上的四个里程碑。一是彻底告别饥饿。二是我们彻底告别交皇粮的历史。三是基本实现机械化。四是告别了“绝对贫困”。

当下,我们面临在高水平发展中出现的新问题。我认为,中国的粮食安全有困难也有办法。当前,我们面对的挑战和根本的问题:第一进口量稍大,是历史最高水平。我国大豆对外依存度高达85%。第二进口的来源国太集中于。从美国和巴西进口大豆占达高达85%,大豆进口对单一国家的高度依赖无疑增加了中国粮食安全的潜在风险。

为应付粮食安全风险,我们的对策是,八管齐下(要粮于技、生粮于地、产粮于海、存粮于山、取粮于改为、储粮于友、节粮于用、稳于共同体),实施两大工程:实行8亿吨粮食安全工程、大豆进口替代工程。

其中,要粮于技的核心是突破三大技术:一是通过袁隆平团队研发的超级杂交水稻,大幅度提高了水稻的产量,增加对粮食进口的依赖。二是盐碱地和荒地改良与利用技术。通过种植耐盐碱水稻、藜麦等作物,每亩盐碱地和荒地可产粮300公斤左右,1亿亩盐碱地和荒地相当于多出来一个产粮大省的产量。三是耐盐碱的水稻种技术及藜麦栽种技术。把一部分盐碱、滩涂、荒地利用起来种水稻,利用冬天闲置土地种藜麦,藜麦的蛋白含量是水稻、玉米的三倍,种了藜麦就减少了大豆的进口。

生产高端品牌食品

《中国投资》:在双循环经济发展背景下,如何看待和构建粮食安全战略?

王宏广:近期,中央提出要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重点是促进国内消费,特别是提高中低收入群体消费能力。

从粮食安全角度来看,就是让种粮者参与国内大循环,增加收入,提高消费能力。而收益的增加,又提高了种粮积极性,从而粮食安全的问题得以解决,经济大循环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另外,生产粮食、肉类、果蔬等品牌食品,是未来投资的方向。我国第二产业相对消费过剩,第一产业相对消费严重不足。一是进口数量不足,二是缺乏高端消费品牌。因此,食品及食品加工产业向高端发展将是 “十四五”、“十五五”发展的重点。目前,许多国外的品牌占据我国高端消费市场,因此,我认为,创建更多我们自己的高端农产品品牌守住国内市场,带动高收入群体消费,也将促进国内循环。

填平世界粮食鸿沟要靠文明

《中国投资》:如何看来全球和粮食安全状况?初衷?

王宏广:对于全球粮食安全问题,我们的辨别是当今世界存在粮食鸿沟,而且将长期存在。

毕竟,一是在拥有先进技术和非常丰富自然资源的发达国家,不愿免费转让技术,更不有可能长期、大量对发展中国家展开粮食援助。二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因受技术落后,农业资源短缺等诸多因素制约,本国粮食自给自足问题和压力相当大。因此,导致世界粮食鸿沟将长期存在,对此,我们指出填平粮食鸿沟要靠文明。吃饱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现在世界有将近7亿人面临饥饿问题,这次疫情又导致全球约1.3亿人陷于饥饿危机。

我们在《中国粮食安全战略与对策》一书中提及一个概念-“人类粮食的共同体”,即缺粮的国家牵头起来,共同规划,技术分享、政策共享、土地资源相互调配,挣脱饥饿危机。

填平世界粮食鸿沟不仅必须技术、政策、投放,还必须人类文明的升华,需要土地、技术、资金非常丰富的国家或地区对粮食短缺、经济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无私、长期的支持与帮助否则人类完全告别饥饿将是永远的梦!

原标题:《【封面文章】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继续执行主任王宏广:“粮食安全有困难也有办法”|中国投资》

阅读原文

原创 张梅 中国投资参照2月封面文章粮食安全有困难也有办法● “粮食安全有困难也有办法”——专访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继续执行主任王宏广张梅● 反对中国提升确保粮食安全能力——采访联合国国际农业发展基金组织派驻中国、朝鲜和韩国代表马泰奥(Matteo Marchisio)张梅● 立足自身 增强粮食产业链安全与平稳钟钰导读应付粮食安全风险,我们要粮于技、生粮于地、产粮于海、存粮于山、取粮于改、储粮于友、节粮于用、稳于共同体;实施8亿吨粮食安全工程、大豆进口替代工程●把牢粮食安全主动权●推展新一轮农业经济体制改革●八管齐下化解粮食安全挑战●生产高端品牌食品●填平世界粮食鸿沟要靠文明在去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牢牢把住粮食安全主动权,粮食生产年年要抓紧。这一明确要求突显了粮食安全在国家经济发展中的最重要地位。如何看来我国粮食安全现状与趋势?近日,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继续执行主任王宏广接受本刊采访时,从新粮食安全观,应对挑战策略,粮食安全与三农问题,农业体制改革等方面不予理解。把哀粮食安全主动权《中国投资》: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要牢牢把住粮食安全主动权。粮食安全的内涵是什么?怎样评估我国的粮食安全水平?王宏广: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总书记特别强调要牢牢把住粮食安全主动权。我体会主动权反映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要维持生产主动权。也就是说要生产足够的粮食和饲料粮,要保证产量,粮食绝对自给。第二,要维持国内粮食储备的主动权。粮食储备在不同的省区、地方,特别是实施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以后,中央的粮食储备还需要各省区负责,而各地的粮食储备也要掌握主动权。第三,做到国际贸易主动权。想买的时候卖,不想卖的时候不买,进出口的主动权不不受别国干预和干预。这是防止粮食战的核心内容。第四,掌握粮食价格主动权。很多人担心粮食价格掌控在别人的手里,价格由别人说了算。我指出,目前在粮食价格的主动权方面我们还是有影响力的,因为进口时粮价上升,不进口时粮价上升,国外的粮食价格低于国内的粮食价格,所以,不必担忧有些人说的国外操纵粮食价格,导致我们在价格上会吃亏,进口粮食价格总体比国内市场便宜。第五,掌握技术主动权。中央经济工作会明确提出要减缓科技自立自强,而科技的自立自强体现在农业领域就是核心科技要掌控在我们自己手里,不要出现卡脖子的问题。第六,掌握种子主动权。中央经济会议上明确提出要把种子的问题解决好。我们要把水稻、玉米、小麦种子牢牢地掌控在手里,大豆虽然是我们的种子,但产量比较低。蔬菜种子和肉牛、奶牛等这些品种的种子资源倚赖国外。我们要全面把握种子和种畜的主动权。关于粮食安全内涵,我指出,粮食安全不仅仅限于粮食还包括食物在内。还包括数量、质量、生态、科技、经济、社会六个方面的安全。首先是数量安全。也就是说,粮食买得到,也买得起。第二是既要保证数量的安全也要保证质量的安全。我们不吃的食物要安全,无法有太多的农药残余,引起一些因为食物造成的疾病。第三是生态安全。主要的问题是种完了粮食后,无法对土地、河流以及农村的生态环境导致污染。第四是科技安全。就是种子的安全和核心的技术无法倚赖别人,要完全能够自主高效率。第五是经济安全。价格要合理。价格无法由别人主导。我们要有价格的适应环境和调控能力。第六是社会安全。是指从大的社会环境来讲,不能让有些国家发动粮食战,我们要有应对的能力。谈到对当前粮食安全的评价,就是两句话:吃饱没有问题,吃好还要依赖进口。首先,吃的标准是什么?国际粮农组织引荐的标准是每人每年400公斤粮食能确保吃饱,我国去年人均粮食472公斤,比400公斤远超过近20%,因此,中国人吃饱没问题。同时,因为国外的粮食价格较低,而国内大约有1亿多亩土地没有被利用。这些土地如果在危机的时候种起来,人均粮食产量要超过472公斤,因此我国口粮上看,我们的数量安全没有问题。第二,什么是不吃好?国际上没统一的标准。根据对世界一些发达国家人均粮食消费的研究找到,他们每人每年粮食平均800公斤左右。如果把400公斤称为吃饱线,那么,我们将800公斤称作吃好回归线。而我们目前只超过800公斤不吃好回归线的约50%,缺口比较大,要倚赖进口。我国粮食增幅每年只增加1%左右,有的时候还不到1%。未来二十年,大致要减少20%,即达到人均600公斤左右。很多人都觉得偏高,我们经过测算指出,这是未来吃好的基本要求,也是经过努力能超过的标准。粮食消费水平随着人口数量、收入水平、粮食产量和进口量等因素变化。按发达国家吃好的标准,人年均消费粮食达800公斤。那么,当人口达到14.5亿时,我国每年将消费粮食11.6亿吨。考虑到我国的粮食生产能力和进口水平,在人口超过高峰期时,我国人均粮食消费量不应在650公斤左右,全国粮食总消费将为9.7亿吨,其中进口1亿吨。推展新一轮农业经济体制改革《中国投资》:保障粮食安全和三农问题、乡村大力发展问题是紧密相连的,那您怎么解读三者之间的关系?如何协调?王宏广:我指出,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农民问题,农民核心的问题就是农民充分就业和提升收益的问题。2019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强调,农民减免是全面小康的基本拒绝。能不能实现全面小康,关键看农民的收益是否获得提高。历次的农村工作会议,都把农民减免作为一个核心问题。我国实现小康最短的短板就是农民工收益太低,这不仅影响全面小康的实现,实际上也是制约着经济双循环和国内大循环的构成。因为农民收入水平不高,消费能力弱,将导致国内大市场开发面临困难。要增加农民收入,一方面不应继续推进城镇化建设让一部分人入城。另一方面要提升农业生产效率,特别把农产品加工的红利留给农民。农业问题,其核心是农业比较效益较低,年轻人不不愿专门从事农业,导致农业萎缩。为什么经常出现经济快速增长6%左右粮食跃进只有1%呢?因为种粮不值钱,没有人种粮了。造成农业比较效益较低的核心就是规模小、技术水平较低。如果把土地集中栽种,又会有一部分人没事干,造成不能在确保农民就业和提高农业效益之间寻找均衡。因此,下一步要通过各种途径提升农业生产效益。如小麦、玉米种植,一亩地收入只有两三百元,如果加上劳动力成本则收益为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考虑到引进新的作物—藜麦,每亩单产300-400公斤,每公斤售价40元,按400公斤计算出来,每亩收益可达1600元,这样的收益,农民就不愿种,农民的收入就会减少。另外,还可以通过农业技术进步解决问题农业效益低的问题。农村的问题实际上是生产条件和生活条件差的问题。解决的目标就是要把7亿人居住的农村建设好,农村建的好不好,已经沦为未来有没有年轻的农民、繁盛的农业的基础,这就是三农的关系。农民都没了谁去种粮。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就要推展第四次农业经济体制改革。第一次改革是1949年新中国正式成立以后打土豪分田地,用一个字表达就是“分”,第二次是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变了一个字“合”—正式成立合作社。1978年第三次改革,找到“合”了以后影响农民积极性,又变成了“分”,现在“分”了四十年以后找到农业生产经营规模太小,效益较低,加之一部分农民入城打工,耕地经常出现摞荒等问题,因此必须再一次“合”。这次“合”不是简单的行政范畴的“通”,而是用市场机制“融合”。新一轮农业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是从“土地承包权再分配”转向“农业收益再分配”,通过土地流转等多种途径,“保障”种粮者“(种粮专业户、粮食合作社、种粮公司等)有收益、有利润,进而确保其生产积极性,同时,不断扩大农业规模,向规模要效益,这是必然的趋势。而改革的根据途径是增进“三产融合”,创建集粮食种植、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全产业链企业,让农民沦为企业职工,白天在农村进着拖拉机挣钱,晚上回到城里去生活。这样既保证了土地有人耕种,也确保了生活水平不上升,这将成为新的农业经济模式。改革应从政策确保、技术确保、投入保障,新组织机构形成等方面先行试点,形成成熟经验后,再逐步推广。八管齐下化解粮食安全挑战《中国投资》:目前,我国粮食安全面临哪些挑战?其根本问题是什么?应当如何解决问题?王宏广:在谈挑战之前,一定要明确新中国成立72年,建构了中华民族农业史上的四个里程碑。一是彻底道别饥饿。二是我们彻底道别交皇粮的历史。三是基本实现机械化。四是道别了“绝对贫困”。当下,我们面对在高水平发展中经常出现的新问题。我认为,中国的粮食安全有困难也有办法。当前,我们面对的挑战和显然的问题:第一进口量偏大,是历史最高水平。我国大豆对外依存度高达85%。第二进口的来源国太集中。从美国和巴西进口大豆占到达低约85%,大豆进口对单一国家的高度依赖无疑减少了中国粮食安全的潜在风险。为应付粮食安全风险,我们的对策是,八管齐下(要粮于技、生粮于地、产粮于海、存粮于山、取粮于改、储粮于友、节粮于用、稳于共同体),实施两大工程:实行8亿吨粮食安全工程、大豆进口替代工程。其中,要粮于技的核心是突破三大技术:一是通过袁隆平团队研发的超级杂交水稻,大幅度提高了水稻的产量,减少对粮食进口的倚赖。二是盐碱地和荒地改进与利用技术。通过栽种耐盐碱水稻、藜麦等作物,每亩盐碱地和荒地可产粮300公斤左右,1亿亩盐碱地和荒地相等于多出来一个产粮大省的产量。三是耐盐碱的水稻种技术及藜麦栽种技术。把一部分盐碱、滩涂、荒地利用一起种水稻,利用冬天闲置土地种藜麦,藜麦的蛋白含量是水稻、玉米的三倍,种了藜麦就减少了大豆的进口。生产高端品牌食品《中国投资》:在双循环经济发展背景下,如何看来和实现粮食安全战略?王宏广:近期,中央提出要构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重点是促进国内消费,特别是提升中低收入群体消费能力。从粮食安全角度来看,就是让种粮者参与国内大循环,增加收入,提高消费能力。而收益的增加,又提高了种粮积极性,从而粮食安全的问题以求解决,经济大循环的问题也就解决问题了。另外,生产粮食、肉类、果蔬等品牌食品,是未来投资的方向。我国第二产业相对消费过剩,第一产业相对消费不足。一是进口数量不足,二是缺少高端消费品牌。因此,食品及食品加工产业向高端发展将是 “十四五”、“十五五”发展的重点。目前,许多国外的品牌占据我国高端消费市场,因此,我指出,创建更多我们自己的高端农产品品牌守住国内市场,带动高收入群体消费,也将促进国内循环。填平世界粮食鸿沟要靠文明《中国投资》:如何看来全球和粮食安全状况?解决之道?王宏广:对于全球粮食安全问题,我们的辨别是当今世界不存在粮食鸿沟,而且将长期存在。究其原因,一是在享有先进设备技术和非常丰富自然资源的发达国家,不愿免费转让技术,更不有可能长期、大量对发展中国家进行粮食援助。二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因不受技术落后,农业资源紧缺等诸多因素制约,本国粮食自给问题和压力很大。因此,导致世界粮食鸿沟将长期存在,对此,我们认为填平粮食鸿沟要靠文明。吃饱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现在世界有将近7亿人面对饥饿问题,这次疫情又造成全球约1.3亿人陷入饥饿危机。我们在《中国粮食安全战略与对策》一书中提及一个概念-“人类粮食的共同体”,即缺粮的国家联合起来,共同规划,技术共享、政策分享、土地资源相互调配,挣脱饥饿危机。填平世界粮食鸿沟不仅必须技术、政策、投放,还必须人类文明的升华,必须土地、技术、资金非常丰富的国家或地区对粮食紧缺、经济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无私、长期的支持与协助否则人类彻底告别饥饿将是永远的梦!原标题:《【封面文章】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宏广:“粮食安全有困难也有办法”|中国投资》

上一页:你可知道,孩子是看着父辈的背影长大的

下一页:经过大学院系调整,曾与清华北大齐名的大学衰落,很多人惋惜

孩子做事磨蹭?教你这1招,助力孩子快速提高速度!

【2017圣诞节送女朋友礼物排行榜】圣诞节应该送女朋友什么礼物好

父母自身的局限,怎样才能不成为管教的负担?

面对孩子,千万不要说太多废话!

为了孩子?还是你自己的面子?!

最好的学区房,就是你家里的书房吗?

原生家庭糟糕,怎么拥有好的人生?

最伤孩子的10句话,父母们要嘴下留情!

大武汉,“重启”一周年!这是我写给你的情书